您的位置:三二零中文网_无弹窗_免费玄幻小说TXT下载-最新最好看玄幻小说完本排行榜 > 都市言情 > 长生归来当奶爸 > 第440章 尴尬气氛

《长生归来当奶爸》 第440章 尴尬气氛

    第440章 尴尬气氛

    唐峰实在是一看到长孙莹,就觉得头疼。

    他可不认为,长孙莹来到自己家中,是为了和纪宁叙叙旧,聊聊家常的,她八成是因为自己而来,是因为胡月儿的病情而来。

    与这个女人的第一次见面,过于尴尬,唐峰若是可以许个愿,他会希望再也不要见到长孙莹,而这个女人的身份,又是他头疼的另外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有道是寡妇门前是非多,这件事情若是传将出去,对他们两个人都是极为不妙的。

    唐峰实在搞不明白,按道理来说,长孙莹作为一个女人,对于这件事情应该是更为忌惮才是,也会尽量与自己保持距离,可她为何还要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接近自己?

    唐峰尤为担忧的,并非长孙莹的接近,而是两人之间那看不见摸不着莫名其妙的线,这是什么线,唐峰不知道,只知道确实是有的。

    而正是因为不知道,正是因为长久未有过的未知感,才会格外令他纠结。

    他回到地球,只想重归旧地,却未料穿越时空回到这个时间段,竟然让他意外收获了从未想到的幸福,这幸福太多来之不易,他不想节外生枝,再毁掉这一切。

    而长孙莹,就是这个令他烦乱的枝节。

    不过,长孙莹似乎全然忘记了当初的事情,当她见到唐峰的时候,脸上没有丝毫不自然的表情,就连目光都没有任何闪躲,十分坦荡的样子,就如同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这等事情,竟然可以在人前做得若无其事,这女人,若不是心态极为平和,便是心机极深了。

    唐峰这样思忖着,已经走进了客厅之中,但不论是何种原因,他都不想和这个女人有过多的接触,也不想知道她是何心态,此刻,他想的便是如何尽快把长孙莹打发走。

    纪宁自然是不知道两人之间有什么事情,只道他们并不熟悉,忙道:“先生,我家嫂说,她有些事情,想要向先生请教。”

    自己果然是猜对了。

    唐峰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,口气淡漠的说道:“不知道纪夫人有什么事情?若还是之前的问题,便免谈了吧。”

    长孙莹本是听了唐峰的问话,刚想开口,可是硬生生的又被唐峰后面的这句话给堵了回去,张了张口没有出声,眉头,却是不经意的轻皱了起来,眼神之中也略带了几分怅然。

    房间之内,在这一瞬间,有了短暂的寂静。

    唐峰面无表情,他就知道,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长孙莹来平阳的目的,便是想要知道胡月儿的病是如何得到医治的,定然是她见了胡月儿之后,根本毫无头绪,才会再来问自己。

    若是来问自己的是其他人,或许唐峰心情好的时候,还会说出个子丑寅卯,可是此人是长孙莹,他便是要敬而远之了。

    他丝毫不想与长孙莹之间再有任何交集,长孙莹是个药师,是个武修,又是个医痴,这三重身份,每一个,都注定了若是此番他透露一二,此后她必定会有源源不断的问题,还会向他请教,这事情便没有终了。

    唐峰就不想与她有任何瓜葛,此番索性直接堵死了她的话头,以免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纪宁见这气氛尴尬,看看唐峰,又看看长孙莹,想要打个圆场,可是在这二人面前,他却是都不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是他的寡嫂,虽然名义上叫嫂子的,其实两个人并不是十分熟悉,就算是在纪家的时候,纪宁性子冷,不爱与人交谈,加之长孙莹这个寡妇的身份,纪家的成年男子多多少少也都是要避嫌的,两人之间,并非十分熟识。

    另一个唐峰,纪宁更是不敢在他面前造次,为长孙莹说话,生怕会讲错话,惹得唐峰不悦。

    令人难堪的气氛持续了大约两分钟,才被林母的到来打破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长孙家的姑娘吗?”林母步入客厅的时候,见到长孙莹,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,快步上了前,声音极为温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长孙莹看到林母,脸上登时就显出错愕,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但随即,就隐去了这惊诧表情,忙起身,向着她微微躬身,脸上带着很是恭敬的神情道:“林夫人,好久不见,一切可还安好?”

    “好,都好得很。”林母到了长孙莹的近前,目光之中带着几分长者的慈爱,笑意吟吟的道,“坐吧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若是严格依照着林母和长孙莹娘家的辈分,林母是长了长孙莹一辈的,可是若是论到了纪家,林母是纪老爷子的晚辈,长孙莹又与林母算做同辈人。

    这些大家族之间,彼此通婚,这亲缘和辈分的关系,实则是十分混乱,根本不能细细的来算。

    长孙家族也是大家族,长孙莹自幼也是受的各种礼仪教育,虽然现在按照她的婆家身份,她与林母可平起平坐,但依旧很有礼数,待到林母先坐下之后,才在她身边复又坐了。

    “上次见你的时候,你还尚未出嫁,刚刚与纪家订了亲,我们还都说,这真是天作之合,定是一对贤伉俪,可没料到,事与愿违,真是造化弄人啊,这些年,也是苦了你了。”林母仔细端详着长孙莹,由衷的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虽然纪家极北之地,而林家在燕京,但是大家族圈子里面的发生了什么,彼此都是知情的,尤其是婚丧嫁娶这种大事,对于长孙莹刚刚结婚就丧夫的事情,林母也是早有耳闻,颇为唏嘘。

    长孙莹却似乎并不把自己这事情放在心上,只笑道:“缘分这事情都是注定的,没有的,我便也不强求,有什么苦不苦的,我都已经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长孙莹一直看着林母,目光之中还略略带着几分惊讶,但她脸上一直带笑,即使这般看林母,也未曾给对方丝毫失礼的感觉。

    见到林母与长孙莹如此熟络的样子,唐峰只觉得心中闪过隐隐不妙的念头。